中国功夫百科

广告

河北武林“九大高手”是哪些?

2011-11-15 11:28:43 本文行家:武天龙

河北是武术大省,全国现在可以统计的拳种门派大概有129种,河北就有59种之多,相当有代表性。除此以外,既然是新武林,我们不光拜访了传统的民间高手,还跟跆拳道散打拳击等新势力亲密接触。

图片 1武林高手


  河北是武术大省,全国现在可以统计的拳种门派大概有129种,河北就有59种之多,相当有代表性。除此以外,既然是新武林,我们不光拜访了传统的民间高手,还跟跆拳道散打拳击等新势力亲密接触。虽然是管窥蠡测,但我们发现武林光景那真是相当的有意思。

  丁新民:文有太极安天下

  每天清晨,在裕彤国际体育中心锻炼的人都会看到一位练太极的中年人:擒拿截打,推托领带,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他就是河北省武协副主席丁新民——武派太极拳的代表人物。

  评委不打分但坐观新民

  看丁新民打拳就是一种享受。2004年首届世界传统武术节上,已经20年没参加过任何武术赛事的丁新民重新登上了表演台,“按规则,表演以4分钟为限,而到我表演时,观众和评委们一个个都看呆了,评委迟迟不叫停,我就这么一直打,直到用眼色提醒评委才结束。”

  收徒数千 贵在传德

  陈、杨、武、吴、孙为目前太极拳界公认的五大门派,而武派太极因其传人中多数是官人和文人,故又称“文人太极”。

  现如今,跟丁新民学武的人已有几千人,而且都是免费学艺。丁新民回忆说,几年前,单位组织到五台山参观,“我们住东房,半夜忽然听到西房女人的尖叫声。出门看到几个男子捅破了西房的窗户纸正在往里看,见我出门,他们8个人都围了过来,……”“后来怎么样?”“后来他们有几个成了我的徒弟,而且再也没有做过坏事。”

  传武贵在传德。“武术是文化,是具有儒家、书家、道家等不同素质聚于一身的大家,绝不是仅仅会一些套路而自诩的‘练家’。”

  丁新民对于武术的“修心”尤为重视,每天保持着打坐的习惯:“练拳不懂其中理,修到终期业不精,国家安定更需要文武兼修的人才。”

  韩志德:私藏武功是犯罪

  当代通臂劈挂拳大师韩志德,生于武术之乡沧州一个武术世家,他把通臂拳和劈挂掌融会贯通,创造性地改进和发展,创立了通臂劈挂拳。韩志德表演的通臂甩膀抖腕,劈抡摔拍,大开大合,勇猛刚健。在全国武术观摩大会、全国武术散打比赛等重要赛事中,韩志德均获得过金牌。

  而在一派“掌门”韩志德的心目中却“只有武林,没有门派之见”。他对记者说:“中华武术是一家,将自己掌握的东西私藏,不传给别人,就是一种犯罪。”——而实际上韩志德年轻时门派观念是相当重的。

  当时在沧州,年少气盛的韩志德一心想光大本门,经常跟其他门派弟子比武较量,每每大胜而归。一次,由于误会,他寻找对手未果竟对对方父母放下了狠话:“看谁有种能把对方打死。”后来,对手邀了几十个人来到韩志德的家中了断此事。旁人见势不妙,从中调解,双方竟成为了朋友。韩志德对记者说:“以前我打赢了不少人,可他们日后即使不报复我,见到我也像见到仇人似的。这次不用动手反而成为朋友,挺好。”后来向他讨教过的形意拳师傅张怀元,在临去世前让自己门下的弟子全部转投在他的门下,韩志德更是唏嘘感慨。

  底群河:参加比赛就是第一

  8岁学摔跤,16岁练随手,18岁学六合武术,24岁拜查拳大师为师,33岁又开始学习大架佛汉拳,这么多的武术拳种都凝聚在一个人身上,他就是底群河,一个痴迷武术40余年的武术教练。

  一个招式练了40天

  从小底群河练功就特别认真,“那时候只要不上学就得练功,一年级暑假,老师就教了一个招式,这个招式一练就是40天。”

  1973年省运会上,他跟查拳名师杨其生结识,并拜其为师。师傅对他也特别偏爱:“一次我去老师家,老师刚骑车从260多里外的山东回来,见我来了师傅一高兴就说‘练!’,结果一口气练了十几趟拳,我练8趟都累得够呛。”现在底群河既是随手的掌门,又是真正的查拳高手。

  收个徒弟掉层皮

  “从1970年到1982年,我在石家庄市及石家庄地区历届武术比赛中都获得了全能第一、自选拳第一、传统拳第一、枪术第一、刀术第一。”1998年国家实行武术段位制,底群河在经历一栏写道“凡是参加过的武术比赛,均获第一名。”他成为我省首批武术六段。

  底群河现在在省武术培训学院任武术教师。据他了解,现在全省各地学武的热潮都有减退的趋势。“不能直接来钱的东西在现在总会受到冲击。”他着急,但他收的徒弟却不是很多。“‘收个徒弟掉层皮’,师父得好好儿教啊,尤其是武德,跟过我一年以上的人我才会正式收他。我们都要彼此了解。”

  曹英俊:点穴真的很厉害

  石家庄市八卦掌研究会会长、55岁的曹英俊的八卦掌功夫远近闻名,他的家传绝学铁砂掌和点穴功夫更是神奇。

  据他的师弟石建义介绍,八卦掌是一个拳种,而铁砂掌是一种练法,八卦掌包括铁砂掌和朱砂掌。曹英俊与人交手时如果使出铁砂掌,只要一搭手,对方的胳膊非酥即伤,甚至有骨折的危险。如果谁要是被他点中了“穴道”,那可危险之至,不仅动弹不得,若不及时解穴,恐怕将就此残废。

  曹英俊笑着对记者说:“我父亲只在解放前跟人交手的时候用过铁砂掌,现在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会用。”

  极其担心河北武术众多绝学失传的曹英俊目前正与相关单位酝酿并实施了一项“大动作”:建立河北武术文化基地,将河北武术推向海外……曹英俊习惯韬光养晦,他表示在基地工作没有完成之前,不方便说太多。

  叶文平:好好宣传形意拳

  今年58岁的叶文平是形意拳第十三代传人。他16岁开始习武,随后遍访形意拳名师,终成大器。退休后的他曾任石家庄冠军武术学校校长,现为河北武术文化研究会理事。

  曾经1人放倒30人

  叶文平年轻时,一次在骑车返家途中,一位妇女因刹车不及与他撞在一起,这位妇女不依不饶,叶情急之下推了她一把,没想出手过重,妇女摔倒在地。不一会儿,这位妇女找来大约30来个小伙子,叶见状先是躲,后来觉得要想脱身只有出手,于是他“一下放倒一个,不一会这些人都不见了影”。

  以后的叶文平逐渐宽宏、豁达和隐忍,即使别人再三挑唆,他也绝不轻易出手。不过给记者在石门公园小露一手还行。他打了一套形意拳,只有简单的五种拳式:即劈拳、崩拳、钻拳、炮拳、横拳。记者实在难以看出门道,当场向叶文平讨教,没等记者的拳碰到老人身上,老人一只手已经出来,将记者“轻轻”推出2米多远。老人微笑道:“五个招式是基础,灵活交叉运用,变化无穷,故能致胜。”连自己孩子都没兴趣学

  叶文平坦承,现在认真钻研形意拳法的都是40岁以上的人,年轻人都不愿参与,“我的孩子就对形意拳没有兴趣。”

  据叶老介绍,20世纪初,我国有记录的拳种有300多种,到20世纪中叶,就缩减到200种,近几年又减少到一百多种。叶老准备做一些努力,把形意拳中健身的部分提炼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它,“先让老年人把它和太极拳一样,视为强身健体的方式,再进一步想着流传吧。”记者临走时,老人郑重的单掌抱拳说:“拜托了,好好宣传一下形意拳吧”。

  刘荣鹏:一拳打倒一头牛

  《沧州风采》集邮册里边,收集了沧州从古到今所有的武术名家,能跟“津门大侠”霍元甲,“八极拳”宗师吴连枝这样的大家排在一起,年仅22岁的拳击手刘荣鹏显然很不简单。

  刘荣鹏出生在沧州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喜欢拳击。拳击不同于传统武术套路,练武的开始,就是被揍。每天被打得口鼻出血打成熊猫眼是最平常的事儿。和刘荣鹏一起入学的二三百人,最后坚持下来的不过几十人。

  当记者问他的拳现在有多重时,刘荣鹏谦虚地笑了笑:“有人和我说,泰森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我想试试自己和泰森差多少,于是铆足了劲给了我家的牛一拳头,结果牛像一堵墙似的就倒了下去,半天没爬起来。”

  2001年,刘荣鹏在河北省拳击锦标赛中获得了决赛的资格,但就在决赛前一场,他拉伤了右后肩。他右手的直拳几乎没有一点力量,只能做后手勾拳……经过6个小时的冷敷,他也忍痛拿下了冠军。

  对于还在河北体院上学的刘荣鹏来说,这一切才仅仅是开始。当记者问起他最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时,他说,努力,直到你在世界拳击的比赛台上看到我。

  李崇飞:散打制敌很有效

  有些外国人把武术说成“艺术体操”,很多人都不服。因为他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用来表演和竞赛的武术套路,而并不是真正的实战打斗。曾夺得过2001年“全国武术拳王擂台争霸赛”散打75公斤级冠军的李崇飞尤其不服。

  24岁的李崇飞也来自武术之乡——沧州。他说:“散打是一种极具实战性的格斗对抗,它可以结合运用武术中的踢、打、摔和防守等方法,灵活自如。”

  2001年“林冲”杯沧州第一届散打锦标时,李崇决赛的对手是一位泰拳选手张天佳。泰拳也是一种实战性极强且威力巨大的拳法,肘撞和膝击运用较多,凶狠有力。武术散打要求“远踢、近打、贴身摔”,李崇飞根据自己个子矮,速度快的特点,灵活躲闪,尽量贴近对手,随后积极进攻,连续将对手摔翻在地。

  在体育学院上大一的时候,李崇飞还跟1998、1999连续两年河北省跆拳道锦标赛的冠亚军切磋过一次。他知道跆拳道的腿功十分了得,就采用散打中摔的技术和对方周旋。他发挥速度优势,一连几个漂亮的抱腿摔,最后把对方摔得都岔了气。

  孔德云:跆拳道塑造完美性格

  在河北跆拳道圈内,才24岁的孔德云颇有名气。早在1999年河北省锦标赛跆拳道54公斤级的比赛中孔德云就取得了冠军,而且在大学三年级时就获得了世界跆拳道联盟黑带四段称号,(跆拳道分为十级九段,最初从十级开始升至一级,然后再入段。段位由一段到九段。最高的段位为九段)河北省目前能达到这个级别的不超过4人。

  17岁,孔德云进了张家口市体校跆拳道队。跆拳道以其变幻莫测,优美潇洒的腿法著名于世。孔德云说,在他进入体校之前,经常因为一时冲动跟别人大打出手,接触跆拳道后,候东海教练让他明白了“礼仪、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屈”。“教练在第一节课上就告诉我们,跆拳道将给我们每人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完美的性格。”现在,孔德云在石家庄开设了河北道友会跆拳道联盟总道馆,他教过的学生也有1000多个了。

  夏云飞:身无分文不能推广武术

  众多名家都不约而同地反映,近年来河北武术的发展已经在走下坡。这个时候夏云飞很有必要提一下。1963年出生的他创立了目前华北地区规模最大的武术院校——云飞武术学院。

  从五毛钱报名费收起

  生于邢台巨鹿县的夏云飞自幼随父习武,后拜多位武林高手为师,获过河北武术比赛的单项冠军,在江湖上赢得了“闪电武侠”的美称。众多武术爱好者便纷纷慕名而来拜师学艺,夏云飞索性在临村办起了武术培训班,当时报名费为五毛,每个学员的学费为每月三元。夏云飞说:“我的祖父辈都是练武之人,传授武艺从来没有收过钱,村里的老人认为我的脑子被钱灌坏了。可我觉得,一分钱也能难倒英雄汉,如果身无分文,推广传统中华武术就是空谈。”

  带学生一起拍电影

  几年后,当时每月一百多元的收入和有限的学员已经不满足不了夏云飞了。十八岁,他单枪匹马开始行走江湖。当时从临海到宁波缺一块钱路费。他干脆在车站旁边摆起了场子,最后拣起散落在地下的零钱,居然还多挣出一块钱伙食费。

  大约在1989年,夏云飞自己总结独创了一套拳法——中兴拳,使得香港导演张彻在一次偶尔的机会相中了夏云飞。后来在90年代初,夏云飞相继拍摄了《西部保安》、《少年镖师》等多部功夫片,影响一般。

  1996年,夏云飞在邢台市开办“中兴武馆”,两年后,投资1000多万元兴建了两万多平米的新学校,并定名为“河北省云飞武术学院”,现有1200多名学员。学员们经常有机会参与一些武打影视剧的拍摄,据夏云飞介绍,今年六一儿童节期间,全部由云飞武术学院师生联袂合演的52集少儿武打童话剧将在央视少儿频道亮相。

  解析 民间武术逐渐式微

  “越来越多的拳种正在遭遇后继无人的尴尬,”曾任河北武术文化研究院秘书长的张爱民表示,当下的河北民间武术,老辈武者步入晚年,中年力量多弃武从商,青少年望难却步。

  上世纪80年代末,各地武术专业学校也曾雨后春笋般出现。河北师大王乃虎教授介绍说,那时“此类学校也确实培养了一大批武术后辈。但90年代末,各地武校开始走下坡路。生源减少、师资力量下降成为其发展的掣肘。”王乃虎主任还认为,“学校过分偏重武术课程而荒废文化课,家长担心上完学孩子找不着工作。”2000年后,不少武术学校开始缩小招生规模,甚至被迫关门。

  相比民间武术,舶来的跆拳道、柔道却风光无限,他们吸引了以青少年为主的大量拥趸。散打也因吸纳了外来博击术的摔法和拳法,更具实战和观赏性,颇受习武爱好者喜欢。形意拳传人叶文平说“青年人都耐不住站桩、基本功、套路的枯燥了。”

  通臂劈挂大师韩志德认为,武术学校想发展还要多多重视文化课和武德建设,另外在中小学开设武术课是个好办法,不过他多次向有关部门建议却从未得到回应。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